防疫專區
新聞快訊
媒體報導
徵文活動
好康報報
康林電子報
康林雜誌

徵文活動

img

活動內容

一、 主辦單位:康林人力資源研究中心

二、 協辦單位:明道大學中國文學系 &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
                         社團法人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三、 徵稿內容:
        (一)徵稿主題:
        外籍移工/新住民已成為台灣社會另一重要群像,透過文字來記錄這群人的故事!
        內容可以為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溫馨互動」、「貼心照顧」、「勤奮工作」、「融入台灣」、「學
        習記趣」、「人物速寫」等等正面關懷的故事。
        符合下列情況之內容皆可投稿,題目自訂。
        1.紀錄與外籍移工、新住民或外籍學生間,彼此關懷貼心互動的小故事。
        2.外籍移工本身辛苦付出,與雇主家庭溫馨相處的過程。
        3.以外籍移工為主角撰寫有故事性、正面關懷之文章。

        (二)徵稿對象:
        (1) 關注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之一般大眾、學生
        (2) 公司或家中有聘僱外籍移工者
        (3) 與在台工作的外籍移工、新住民、外籍學生等有過相處互動經驗者
        (4) 新住民(新住民及其子女)
        (5) 在台灣工作的外籍朋友
        (6) 在台灣讀書的外籍學生
        (三)徵稿格式:
        1.字數約800∼1,000字以內,每則文章可附加1∼2張照片。
            檔案須為jpg或gif檔,大小不得超過3MB。
        2.稿件格式:
        (1) 文字書寫:格線稿紙或A4紙書寫。
        (2) 電腦打字:稿件需為A4版面、標楷體、14號字。
        ※繳交之稿件,概不退稿,請投稿者自留底稿檔案

        (三)收件日期:
        即日起至108年12月31日止。郵寄投稿以郵戳為憑。

        (五)投稿方式:
        1.作品、連同報名表、及個人資料使用同意書,以紙本、E-mail或燒錄光碟方
          式寄出,標題請註明「報名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2.郵寄地址:40353台中市西區博館路117號12樓(企劃部收)
          電子信箱:heart@KL0800.com(企劃部收)

        (六)評選標準:
        故事內容(40%)、結構層次(30%)、文字表達及流暢性(30%)。

        (七)成績揭曉日期:109年1月20日

獎勵辦法

       1.第一名乙名:10,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2.第二名乙名: 7,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3.第三名乙名: 5,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4.優選:5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5.外籍優選:3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6.佳作:共取20名可獲得600元現金,獎狀乙紙。
        ◎以上獎項,每位參賽者限一件作品獲選,以最高獎勵一項為限。參賽作品經
          評審決議未達標準,得從缺。

稿件注意事項

       1.文章所陳述之內容不得違反就業服務法及本國關法規所規定事項,規格不符
           之作品將不予評分。
       2.稿件請載明參賽題目、真實姓名、職業、年齡、聯絡電話、地址、E-mail、
          比賽資訊來源,並填寫「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作為附件。
       3.參加者因報名參加活動而提供主辦單位之文字、圖片,主辦單位保有以任何
          形式編輯出版、提供傳播媒體宣傳報導、刊載、播放及改編之權利且不另支
           稿費。
       4.參賽作品有發現下列情況,將立即取消參選及得獎資格,並追回獎金、獎狀,
           並保有法律追訴權:
          (1)抄襲、翻譯、冒用他人作品或有侵害他人著作權之情事者。
          (2)作品曾於其他比賽、任何媒體形式、公開活動發表過。
          (3)作品曾參加其他競賽並得獎或刊登者,在評審期間亦不得對外發表。
       5.本活動因故無法進行時,主辦單位有權決定取消、終止、修改或暫停本活動。
        6.若得獎者填寫之基本資料不實,則視同放棄得獎權。
       7.本活動之獎金或給與應扣繳稅款部分,均依各類所得扣繳率標準等規定辦
           理。
        8.活動辦法如有修訂,得另行公布。

附件下載

       1.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

       2.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報名資料表

連絡窗口

       04-23296889#211 張小姐




img

回上頁

漂泊的候鳥–國際移工的情與勤

作者:陳柏瑄

         隨著高齡化、少子化的蹤影在台灣出現,照顧人力的缺失如同社會的破網,亟需縫補,而能補足此缺口的便是移工,藉由他們隻身遠渡重洋,這個缺口才能靠他們的雙手,一針一線緩慢地修復。 移工通常來自於那些我們傳統上認為較落後的地區,如台灣的移工多來自於東南亞,他們為了脫離自身國家的困厄環境,給家人們一個豐衣足食的生活,不惜背離所熟悉的人事物,以一個孤獨的形單影隻,走向未知的國度,對於這些離鄉背井的移工,我們應以友善熱絡的態度來關懷他們,以包容寬闊的胸襟來面對他們,如此才能讓他們融入台灣的社會,成為我們的一份子,也不容易造成種族的隔閡與鴻溝,而成社會的傷口,也更能展現台灣自詡禮儀之邦、友善之國的泱泱大度。

         我的家庭之中,有位來自印尼的移工,哈娜,她的到來,使得祖父的生活起居有了健全而完善的照護。哈娜是有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為了支撐家裡的生活所需,哈娜只能用她纖細而柔弱的雙手,扛起整個家的屋簷。她有一雙深邃的大眼,濃眉、深刻的輪廓和黝黑的皮膚是來自印尼的表徵,她初來乍到的時候,對於台灣的種種人事物,均有著距離感和警戒之心,對於人的行為有所堤防,對於人的話語有所畏懼,在她來自異鄉的心田上,築起一道又一道高聳的城牆,保衛自己脆弱的心之所在,所以哈娜總不敢以正臉迎向我們,總是低著頭,好似在防衛著什麼,不輕易表達自己的情緒,喜怒哀樂都藏在自己深鎖的心靈中,而我們為了讓她卸下厚重的心房,並沒有一開始就展現極為熱絡的態度,而是用循序漸進的方式,看到她時的一句問候、一聲感謝,一步一步地走向她的心房,而哈娜看到了我們的友善,臉上也逐漸多了笑靨,眉頭不再深鎖,也融入了我們的家庭之中。哈娜來到台灣時的恐懼和警戒,對人的防衛之心,是每個移工的心靈寫照,而融化他們的心房,用熱情讓他們感受台灣陽光的溫暖,是每個人都應該盡的義務。

         哈娜在我們的家中,她勤奮的工作態度是每個人有目共睹的,幾乎不曾看到她對於自己的工作有所埋怨,總是微笑著做著自己手頭上的工作,有次和她談天時隨口問了一句:「哈娜,在這裡這麼大的工作量,你都不會覺得累嗎?」,哈娜用他輕柔的聲音緩緩地道出:「當然會啊,但我一想到我的辛苦會讓家裡的人幸福,就不累了。」,聽到這席話,原本要吐出的字句,硬生生的卡在喉嚨,我語塞了,腦中響起如鐘聲般嗡嗡的共鳴,心中好似被一雙莫名的手揉擠著,我望向哈娜的雙眼,清澈的眼眸中散發著堅定的光芒,這讓我想起簡媜在〈母者〉中的一段文字:「她從石徑那頭走來,像提著戰戟的夜間武士,又像逆風而飛的蝴蝶」,這是簡媜在描寫母者時的文字,哈娜的形象便是如此,在異國工作的她像夜間的武士,在濃墨似的深夜中,默默地支撐著家園,而身為女性的她本該是豔麗的蝴蝶,開展五彩的翅膀,翩翩地乘著風飛舞在人世間,而今,她卻逆著風,在寂寞的夜裡,為了家計努力振翅,就因為她必須承擔著身為母者的義務。如同哈娜般的母者廣泛地存在於國際勞工之間,而有些移工是為了自己的理想出國打拚,這些為了生存、為了家庭的人群,遠離家鄉的勇氣,是值得我們所敬重的。

         移工就像是一群候鳥,候鳥來到台灣,是為了躲避北方的酷寒,移工來到台灣,是為了自身的家計、自身的夢想,前來打拼,候鳥來到台灣,受到重視,受到保育,而移工也該如此,他們幫助台灣,縫補了台灣照護人力缺失的破網,讓台灣社會得以完整而健全,他們來到異國的警戒心態,需要我們幫助他們化解,弭平社會的隔閡,讓台灣的社會色彩多元而民族友善融合,他們的犧牲奉獻,值得我們所敬仰,聖西門曾說過:「為人類的幸福而勞動,這是多?壯麗的事業,這個目標有多?偉大」,國際移工即是如此,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披著晨曦戴著夜月,在未知的國度勞動,我們的包容是促進民族融合的催化劑,我們的友善是溶解他們心牆的力量,我們的感謝是對他們勞動的無上敬重。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漂泊的候鳥–國際移工的情與勤

作者:陳柏瑄

         隨著高齡化、少子化的蹤影在台灣出現,照顧人力的缺失如同社會的破網,亟需縫補,而能補足此缺口的便是移工,藉由他們隻身遠渡重洋,這個缺口才能靠他們的雙手,一針一線緩慢地修復。 移工通常來自於那些我們傳統上認為較落後的地區,如台灣的移工多來自於東南亞,他們為了脫離自身國家的困厄環境,給家人們一個豐衣足食的生活,不惜背離所熟悉的人事物,以一個孤獨的形單影隻,走向未知的國度,對於這些離鄉背井的移工,我們應以友善熱絡的態度來關懷他們,以包容寬闊的胸襟來面對他們,如此才能讓他們融入台灣的社會,成為我們的一份子,也不容易造成種族的隔閡與鴻溝,而成社會的傷口,也更能展現台灣自詡禮儀之邦、友善之國的泱泱大度。

         我的家庭之中,有位來自印尼的移工,哈娜,她的到來,使得祖父的生活起居有了健全而完善的照護。哈娜是有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為了支撐家裡的生活所需,哈娜只能用她纖細而柔弱的雙手,扛起整個家的屋簷。她有一雙深邃的大眼,濃眉、深刻的輪廓和黝黑的皮膚是來自印尼的表徵,她初來乍到的時候,對於台灣的種種人事物,均有著距離感和警戒之心,對於人的行為有所堤防,對於人的話語有所畏懼,在她來自異鄉的心田上,築起一道又一道高聳的城牆,保衛自己脆弱的心之所在,所以哈娜總不敢以正臉迎向我們,總是低著頭,好似在防衛著什麼,不輕易表達自己的情緒,喜怒哀樂都藏在自己深鎖的心靈中,而我們為了讓她卸下厚重的心房,並沒有一開始就展現極為熱絡的態度,而是用循序漸進的方式,看到她時的一句問候、一聲感謝,一步一步地走向她的心房,而哈娜看到了我們的友善,臉上也逐漸多了笑靨,眉頭不再深鎖,也融入了我們的家庭之中。哈娜來到台灣時的恐懼和警戒,對人的防衛之心,是每個移工的心靈寫照,而融化他們的心房,用熱情讓他們感受台灣陽光的溫暖,是每個人都應該盡的義務。

         哈娜在我們的家中,她勤奮的工作態度是每個人有目共睹的,幾乎不曾看到她對於自己的工作有所埋怨,總是微笑著做著自己手頭上的工作,有次和她談天時隨口問了一句:「哈娜,在這裡這麼大的工作量,你都不會覺得累嗎?」,哈娜用他輕柔的聲音緩緩地道出:「當然會啊,但我一想到我的辛苦會讓家裡的人幸福,就不累了。」,聽到這席話,原本要吐出的字句,硬生生的卡在喉嚨,我語塞了,腦中響起如鐘聲般嗡嗡的共鳴,心中好似被一雙莫名的手揉擠著,我望向哈娜的雙眼,清澈的眼眸中散發著堅定的光芒,這讓我想起簡媜在〈母者〉中的一段文字:「她從石徑那頭走來,像提著戰戟的夜間武士,又像逆風而飛的蝴蝶」,這是簡媜在描寫母者時的文字,哈娜的形象便是如此,在異國工作的她像夜間的武士,在濃墨似的深夜中,默默地支撐著家園,而身為女性的她本該是豔麗的蝴蝶,開展五彩的翅膀,翩翩地乘著風飛舞在人世間,而今,她卻逆著風,在寂寞的夜裡,為了家計努力振翅,就因為她必須承擔著身為母者的義務。如同哈娜般的母者廣泛地存在於國際勞工之間,而有些移工是為了自己的理想出國打拚,這些為了生存、為了家庭的人群,遠離家鄉的勇氣,是值得我們所敬重的。

         移工就像是一群候鳥,候鳥來到台灣,是為了躲避北方的酷寒,移工來到台灣,是為了自身的家計、自身的夢想,前來打拼,候鳥來到台灣,受到重視,受到保育,而移工也該如此,他們幫助台灣,縫補了台灣照護人力缺失的破網,讓台灣社會得以完整而健全,他們來到異國的警戒心態,需要我們幫助他們化解,弭平社會的隔閡,讓台灣的社會色彩多元而民族友善融合,他們的犧牲奉獻,值得我們所敬仰,聖西門曾說過:「為人類的幸福而勞動,這是多?壯麗的事業,這個目標有多?偉大」,國際移工即是如此,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披著晨曦戴著夜月,在未知的國度勞動,我們的包容是促進民族融合的催化劑,我們的友善是溶解他們心牆的力量,我們的感謝是對他們勞動的無上敬重。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漂泊的候鳥–國際移工的情與勤

作者:陳柏瑄

         隨著高齡化、少子化的蹤影在台灣出現,照顧人力的缺失如同社會的破網,亟需縫補,而能補足此缺口的便是移工,藉由他們隻身遠渡重洋,這個缺口才能靠他們的雙手,一針一線緩慢地修復。 移工通常來自於那些我們傳統上認為較落後的地區,如台灣的移工多來自於東南亞,他們為了脫離自身國家的困厄環境,給家人們一個豐衣足食的生活,不惜背離所熟悉的人事物,以一個孤獨的形單影隻,走向未知的國度,對於這些離鄉背井的移工,我們應以友善熱絡的態度來關懷他們,以包容寬闊的胸襟來面對他們,如此才能讓他們融入台灣的社會,成為我們的一份子,也不容易造成種族的隔閡與鴻溝,而成社會的傷口,也更能展現台灣自詡禮儀之邦、友善之國的泱泱大度。

         我的家庭之中,有位來自印尼的移工,哈娜,她的到來,使得祖父的生活起居有了健全而完善的照護。哈娜是有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為了支撐家裡的生活所需,哈娜只能用她纖細而柔弱的雙手,扛起整個家的屋簷。她有一雙深邃的大眼,濃眉、深刻的輪廓和黝黑的皮膚是來自印尼的表徵,她初來乍到的時候,對於台灣的種種人事物,均有著距離感和警戒之心,對於人的行為有所堤防,對於人的話語有所畏懼,在她來自異鄉的心田上,築起一道又一道高聳的城牆,保衛自己脆弱的心之所在,所以哈娜總不敢以正臉迎向我們,總是低著頭,好似在防衛著什麼,不輕易表達自己的情緒,喜怒哀樂都藏在自己深鎖的心靈中,而我們為了讓她卸下厚重的心房,並沒有一開始就展現極為熱絡的態度,而是用循序漸進的方式,看到她時的一句問候、一聲感謝,一步一步地走向她的心房,而哈娜看到了我們的友善,臉上也逐漸多了笑靨,眉頭不再深鎖,也融入了我們的家庭之中。哈娜來到台灣時的恐懼和警戒,對人的防衛之心,是每個移工的心靈寫照,而融化他們的心房,用熱情讓他們感受台灣陽光的溫暖,是每個人都應該盡的義務。

         哈娜在我們的家中,她勤奮的工作態度是每個人有目共睹的,幾乎不曾看到她對於自己的工作有所埋怨,總是微笑著做著自己手頭上的工作,有次和她談天時隨口問了一句:「哈娜,在這裡這麼大的工作量,你都不會覺得累嗎?」,哈娜用他輕柔的聲音緩緩地道出:「當然會啊,但我一想到我的辛苦會讓家裡的人幸福,就不累了。」,聽到這席話,原本要吐出的字句,硬生生的卡在喉嚨,我語塞了,腦中響起如鐘聲般嗡嗡的共鳴,心中好似被一雙莫名的手揉擠著,我望向哈娜的雙眼,清澈的眼眸中散發著堅定的光芒,這讓我想起簡媜在〈母者〉中的一段文字:「她從石徑那頭走來,像提著戰戟的夜間武士,又像逆風而飛的蝴蝶」,這是簡媜在描寫母者時的文字,哈娜的形象便是如此,在異國工作的她像夜間的武士,在濃墨似的深夜中,默默地支撐著家園,而身為女性的她本該是豔麗的蝴蝶,開展五彩的翅膀,翩翩地乘著風飛舞在人世間,而今,她卻逆著風,在寂寞的夜裡,為了家計努力振翅,就因為她必須承擔著身為母者的義務。如同哈娜般的母者廣泛地存在於國際勞工之間,而有些移工是為了自己的理想出國打拚,這些為了生存、為了家庭的人群,遠離家鄉的勇氣,是值得我們所敬重的。

         移工就像是一群候鳥,候鳥來到台灣,是為了躲避北方的酷寒,移工來到台灣,是為了自身的家計、自身的夢想,前來打拼,候鳥來到台灣,受到重視,受到保育,而移工也該如此,他們幫助台灣,縫補了台灣照護人力缺失的破網,讓台灣社會得以完整而健全,他們來到異國的警戒心態,需要我們幫助他們化解,弭平社會的隔閡,讓台灣的社會色彩多元而民族友善融合,他們的犧牲奉獻,值得我們所敬仰,聖西門曾說過:「為人類的幸福而勞動,這是多?壯麗的事業,這個目標有多?偉大」,國際移工即是如此,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披著晨曦戴著夜月,在未知的國度勞動,我們的包容是促進民族融合的催化劑,我們的友善是溶解他們心牆的力量,我們的感謝是對他們勞動的無上敬重。

 

 


回上頁



img




明道大學中文系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web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