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專區
新聞快訊
媒體報導
徵文活動
好康報報
康林電子報
康林雜誌

徵文活動

img

活動內容

一、 主辦單位:康林人力資源研究中心

二、 協辦單位:明道大學中國文學系 &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
                         社團法人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三、 徵稿內容:
        (一)徵稿主題:
        外籍移工/新住民已成為台灣社會另一重要群像,透過文字來記錄這群人的故事!
        內容可以為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溫馨互動」、「貼心照顧」、「勤奮工作」、「融入台灣」、「學
        習記趣」、「人物速寫」等等正面關懷的故事。
        符合下列情況之內容皆可投稿,題目自訂。
        1.紀錄與外籍移工、新住民或外籍學生間,彼此關懷貼心互動的小故事。
        2.外籍移工本身辛苦付出,與雇主家庭溫馨相處的過程。
        3.以外籍移工為主角撰寫有故事性、正面關懷之文章。

        (二)徵稿對象:
        (1) 關注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之一般大眾、學生
        (2) 公司或家中有聘僱外籍移工者
        (3) 與在台工作的外籍移工、新住民、外籍學生等有過相處互動經驗者
        (4) 新住民(新住民及其子女)
        (5) 在台灣工作的外籍朋友
        (6) 在台灣讀書的外籍學生
        (三)徵稿格式:
        1.字數約800∼1,000字以內,每則文章可附加1∼2張照片。
            檔案須為jpg或gif檔,大小不得超過3MB。
        2.稿件格式:
        (1) 文字書寫:格線稿紙或A4紙書寫。
        (2) 電腦打字:稿件需為A4版面、標楷體、14號字。
        ※繳交之稿件,概不退稿,請投稿者自留底稿檔案

        (三)收件日期:
        即日起至108年12月31日止。郵寄投稿以郵戳為憑。

        (五)投稿方式:
        1.作品、連同報名表、及個人資料使用同意書,以紙本、E-mail或燒錄光碟方
          式寄出,標題請註明「報名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2.郵寄地址:40353台中市西區博館路117號12樓(企劃部收)
          電子信箱:heart@KL0800.com(企劃部收)

        (六)評選標準:
        故事內容(40%)、結構層次(30%)、文字表達及流暢性(30%)。

        (七)成績揭曉日期:109年1月20日

獎勵辦法

       1.第一名乙名:10,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2.第二名乙名: 7,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3.第三名乙名: 5,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4.優選:5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5.外籍優選:3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6.佳作:共取20名可獲得600元現金,獎狀乙紙。
        ◎以上獎項,每位參賽者限一件作品獲選,以最高獎勵一項為限。參賽作品經
          評審決議未達標準,得從缺。

稿件注意事項

       1.文章所陳述之內容不得違反就業服務法及本國關法規所規定事項,規格不符
           之作品將不予評分。
       2.稿件請載明參賽題目、真實姓名、職業、年齡、聯絡電話、地址、E-mail、
          比賽資訊來源,並填寫「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作為附件。
       3.參加者因報名參加活動而提供主辦單位之文字、圖片,主辦單位保有以任何
          形式編輯出版、提供傳播媒體宣傳報導、刊載、播放及改編之權利且不另支
           稿費。
       4.參賽作品有發現下列情況,將立即取消參選及得獎資格,並追回獎金、獎狀,
           並保有法律追訴權:
          (1)抄襲、翻譯、冒用他人作品或有侵害他人著作權之情事者。
          (2)作品曾於其他比賽、任何媒體形式、公開活動發表過。
          (3)作品曾參加其他競賽並得獎或刊登者,在評審期間亦不得對外發表。
       5.本活動因故無法進行時,主辦單位有權決定取消、終止、修改或暫停本活動。
        6.若得獎者填寫之基本資料不實,則視同放棄得獎權。
       7.本活動之獎金或給與應扣繳稅款部分,均依各類所得扣繳率標準等規定辦
           理。
        8.活動辦法如有修訂,得另行公布。

附件下載

       1.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

       2.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報名資料表

連絡窗口

       04-23296889#211 張小姐




img

回上頁

放下了,就好

作者:侯嘉芳

         諾大的三合院裡寂寂,樹影迎風晃動,石子路上歪斜的電線桿燈光閃爍,我眺望一望無垠的田野,幾座墳墓坐落田中,最靠近的丘墓,偶而會瞥見幾只田蛙跳躍其上,似是在玩弄野草的倒影。我聽聞她說過,她的故鄉也似如此景致。

         緩緩走入院落,空曠的水泥地上還鋪著未收的曝曬品,我拿個簍子撿拾已變得乾皺的高麗菜葉,不知不覺間,有人走出來,蹲下也跟著拾起這些大大小小的葉片。

         「媽,我來就好了」    「沒要緊啦,作伙撿卡緊。」微笑的臉龐應答著。

         她是我的母親,一名外籍配偶,自十八歲來台便嫁入這老舊的三合院中,再無回到故鄉的她,常回憶故鄉裡的椰子冰涼又消暑,想念那裡的潮溼及溫暖,也常感嘆台灣四季的多變無法讓她習慣。在這裡定居後,她學習台灣語言、風俗習慣,嘗試著融入台灣,但也許是因為工作勞累更使得她像風乾的橘子一樣,轉瞬就要衰老。

         入秋後天氣轉涼,收拾擺放以後,我們偕同走進屋內,神桌上的兩盞紅柑燈照亮廳堂,她駝著脊背,橘黑臉上的皺紋夾住深隧的疲憊。我扶她坐著,端了熱茶過去讓她喝口,不經意觸到的手溫好像更低了一些。叮嚀她裡面要多加幾件厚的棉襖,我也坐下,視線透門出去,隱約田蛙似乎玩夠墓草而跳落下來,我突然想起自外公婆逝世後,母親至今幾乎未曾再談及自己的故土。

         回想小時候母親總會和我說她的故事。「那堣ㄓ騄o裡好太多......。」她目光深遠似是懷念母國的一切,她說那堨@風陀陀多貧?的人,不是指首都雅加達,而是在印尼的故鄉-坤甸。她回憶起自己住在資源貧脊的山村,石子山路,沒自來水也沒電,當然更沒有能照明的電火條,一切需要得自己就地取材,他們挑溪水、吃山菜,自己搭茅草屋......。她眷戀與父母一起砍椰子來賣的那段樸實日子,只是,為了謀生讓父母過更好的生活,嫁來台灣她義無反顧。

         來台以後,終日被家務所困,養育我們不辭辛勞,甚至毫無怨言。離鄉背井的母親也算是半個憨人了,但那所謂的憨人有憨福怎麼永遠不在母親身上打轉呢?噩耗來臨時,鈴聲急促到連電話也承受不住,消息裡說遠在印尼的外公外婆,一夜裡突然走了,接到消息的她難以置信,淚像雨水灑落不停。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母親深沉的悲痛,沒有哭號卻叫人撕心裂肺,我知道她還未盡到當兒女的義務,還未實現父母的心願,也還沒來得及見思念的父母一面......。

         那一夜睡前,她說了好多好多的事情讓我知道,但聲音裡帶著哽咽和顫抖,卻是讓我心疼不已。

         「印尼阿公啊最愛吹口琴了,每天都坐在門外讓你阿嬤念。」、「阿嬤她有次發現我發燒時用背的背我下山,很辛苦,下山的路又好長好長.......。」

         自那以後,她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沒有回到那裡,而且也沒再提及關於那裡的事情。

         「沒有回去,不遺憾嗎?」我起身,母親早已回內室歇下。如此的話我一直想對她說,卻始終問不出口。我擔憂要是真問出口,母親就會想起過往,甚至因此傷心而崩潰。

         踏出門檻,我走出圍牆外沿田岸蹓躂,這時候大約接近子時,樹上蟲鳴顯得有些突兀。冷風迎面吹來,難得清醒的沒有任何睏意,可憂愁卻又多添了幾分。

         來到台灣,一生為我們操勞,幾乎沒有怨言,寬厚長著粗繭的手掌永遠都在替我們操持。我還未好好感謝她的養育之恩,更不想叫她難過啊。

         正沉思著,忽的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以急促的步調向我而來,我轉身,果然對上母親衰老的面龐,她急切的對我說:「剛才起來想怎麼沒看見你,天氣涼涼,也不緊進來,衫愛穿卡厚咧,緊進來,不愛睏嗎?我燙昨暝剩的雞湯給你呷啦,緊緊緊...麥站咧吹晚風,等欸感冒就糟了!」  我聽著一長串歷經二十多年逐漸嫻熟的台話,看她用眼裡的心疼注視著我,不經意瞥見她雙腳赤裸,怕是因擔憂著急得忘了穿鞋出來。

         看到如此令人心塞的畫面,我終於禁不住開口問:「媽,沒回去看外公婆最後一面不遺憾嗎?」

         似乎沒有料想到,母親愣了一下,眼裡閃過一絲絲欣慰,然後搭著我的肩,隨即綻放微笑:「唉呦,傻孩子,難怪這些天看你愁眉不展的,那件事我早就放下了,沒回去也沒關係,不通為我煩惱啦,來啦,進去呷雞湯,呷彼熱熱卡好睏啦。」

         走回去趕忙提了她的鞋出來催她穿上,我露出微笑,聽到這樣的答案時,心中竟沒有一絲絲驚訝。

         正因為當我看到這樣的笑容時,我突然會意其實她早已釋懷了,也許隨著時間推移那份傷感也會逐漸淡去的吧。

這樣很好。
想到這裡,我也釋懷了,心裡一顆懸吊的石頭也隨之放下。
一股前所未有的輕鬆。
「媽,你不是說有去過香港嗎?說香港有很多英俊兄捏,什麼時候要帶一個回來啊?」
「夭壽因仔,又在調侃你老母我,我還是卡愛你阿爸,不通害我給你阿爸誤會,這隻嘴卡老實咧......。」
然後我們各搭著彼此的肩膀,在笑鬧與溫暖中緩緩離去。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放下了,就好

作者:侯嘉芳

         諾大的三合院裡寂寂,樹影迎風晃動,石子路上歪斜的電線桿燈光閃爍,我眺望一望無垠的田野,幾座墳墓坐落田中,最靠近的丘墓,偶而會瞥見幾只田蛙跳躍其上,似是在玩弄野草的倒影。我聽聞她說過,她的故鄉也似如此景致。

         緩緩走入院落,空曠的水泥地上還鋪著未收的曝曬品,我拿個簍子撿拾已變得乾皺的高麗菜葉,不知不覺間,有人走出來,蹲下也跟著拾起這些大大小小的葉片。

         「媽,我來就好了」    「沒要緊啦,作伙撿卡緊。」微笑的臉龐應答著。

         她是我的母親,一名外籍配偶,自十八歲來台便嫁入這老舊的三合院中,再無回到故鄉的她,常回憶故鄉裡的椰子冰涼又消暑,想念那裡的潮溼及溫暖,也常感嘆台灣四季的多變無法讓她習慣。在這裡定居後,她學習台灣語言、風俗習慣,嘗試著融入台灣,但也許是因為工作勞累更使得她像風乾的橘子一樣,轉瞬就要衰老。

         入秋後天氣轉涼,收拾擺放以後,我們偕同走進屋內,神桌上的兩盞紅柑燈照亮廳堂,她駝著脊背,橘黑臉上的皺紋夾住深隧的疲憊。我扶她坐著,端了熱茶過去讓她喝口,不經意觸到的手溫好像更低了一些。叮嚀她裡面要多加幾件厚的棉襖,我也坐下,視線透門出去,隱約田蛙似乎玩夠墓草而跳落下來,我突然想起自外公婆逝世後,母親至今幾乎未曾再談及自己的故土。

         回想小時候母親總會和我說她的故事。「那堣ㄓ騄o裡好太多......。」她目光深遠似是懷念母國的一切,她說那堨@風陀陀多貧?的人,不是指首都雅加達,而是在印尼的故鄉-坤甸。她回憶起自己住在資源貧脊的山村,石子山路,沒自來水也沒電,當然更沒有能照明的電火條,一切需要得自己就地取材,他們挑溪水、吃山菜,自己搭茅草屋......。她眷戀與父母一起砍椰子來賣的那段樸實日子,只是,為了謀生讓父母過更好的生活,嫁來台灣她義無反顧。

         來台以後,終日被家務所困,養育我們不辭辛勞,甚至毫無怨言。離鄉背井的母親也算是半個憨人了,但那所謂的憨人有憨福怎麼永遠不在母親身上打轉呢?噩耗來臨時,鈴聲急促到連電話也承受不住,消息裡說遠在印尼的外公外婆,一夜裡突然走了,接到消息的她難以置信,淚像雨水灑落不停。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母親深沉的悲痛,沒有哭號卻叫人撕心裂肺,我知道她還未盡到當兒女的義務,還未實現父母的心願,也還沒來得及見思念的父母一面......。

         那一夜睡前,她說了好多好多的事情讓我知道,但聲音裡帶著哽咽和顫抖,卻是讓我心疼不已。

         「印尼阿公啊最愛吹口琴了,每天都坐在門外讓你阿嬤念。」、「阿嬤她有次發現我發燒時用背的背我下山,很辛苦,下山的路又好長好長.......。」

         自那以後,她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沒有回到那裡,而且也沒再提及關於那裡的事情。

         「沒有回去,不遺憾嗎?」我起身,母親早已回內室歇下。如此的話我一直想對她說,卻始終問不出口。我擔憂要是真問出口,母親就會想起過往,甚至因此傷心而崩潰。

         踏出門檻,我走出圍牆外沿田岸蹓躂,這時候大約接近子時,樹上蟲鳴顯得有些突兀。冷風迎面吹來,難得清醒的沒有任何睏意,可憂愁卻又多添了幾分。

         來到台灣,一生為我們操勞,幾乎沒有怨言,寬厚長著粗繭的手掌永遠都在替我們操持。我還未好好感謝她的養育之恩,更不想叫她難過啊。

         正沉思著,忽的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以急促的步調向我而來,我轉身,果然對上母親衰老的面龐,她急切的對我說:「剛才起來想怎麼沒看見你,天氣涼涼,也不緊進來,衫愛穿卡厚咧,緊進來,不愛睏嗎?我燙昨暝剩的雞湯給你呷啦,緊緊緊...麥站咧吹晚風,等欸感冒就糟了!」  我聽著一長串歷經二十多年逐漸嫻熟的台話,看她用眼裡的心疼注視著我,不經意瞥見她雙腳赤裸,怕是因擔憂著急得忘了穿鞋出來。

         看到如此令人心塞的畫面,我終於禁不住開口問:「媽,沒回去看外公婆最後一面不遺憾嗎?」

         似乎沒有料想到,母親愣了一下,眼裡閃過一絲絲欣慰,然後搭著我的肩,隨即綻放微笑:「唉呦,傻孩子,難怪這些天看你愁眉不展的,那件事我早就放下了,沒回去也沒關係,不通為我煩惱啦,來啦,進去呷雞湯,呷彼熱熱卡好睏啦。」

         走回去趕忙提了她的鞋出來催她穿上,我露出微笑,聽到這樣的答案時,心中竟沒有一絲絲驚訝。

         正因為當我看到這樣的笑容時,我突然會意其實她早已釋懷了,也許隨著時間推移那份傷感也會逐漸淡去的吧。

這樣很好。
想到這裡,我也釋懷了,心裡一顆懸吊的石頭也隨之放下。
一股前所未有的輕鬆。
「媽,你不是說有去過香港嗎?說香港有很多英俊兄捏,什麼時候要帶一個回來啊?」
「夭壽因仔,又在調侃你老母我,我還是卡愛你阿爸,不通害我給你阿爸誤會,這隻嘴卡老實咧......。」
然後我們各搭著彼此的肩膀,在笑鬧與溫暖中緩緩離去。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放下了,就好

作者:侯嘉芳

         諾大的三合院裡寂寂,樹影迎風晃動,石子路上歪斜的電線桿燈光閃爍,我眺望一望無垠的田野,幾座墳墓坐落田中,最靠近的丘墓,偶而會瞥見幾只田蛙跳躍其上,似是在玩弄野草的倒影。我聽聞她說過,她的故鄉也似如此景致。

         緩緩走入院落,空曠的水泥地上還鋪著未收的曝曬品,我拿個簍子撿拾已變得乾皺的高麗菜葉,不知不覺間,有人走出來,蹲下也跟著拾起這些大大小小的葉片。

         「媽,我來就好了」    「沒要緊啦,作伙撿卡緊。」微笑的臉龐應答著。

         她是我的母親,一名外籍配偶,自十八歲來台便嫁入這老舊的三合院中,再無回到故鄉的她,常回憶故鄉裡的椰子冰涼又消暑,想念那裡的潮溼及溫暖,也常感嘆台灣四季的多變無法讓她習慣。在這裡定居後,她學習台灣語言、風俗習慣,嘗試著融入台灣,但也許是因為工作勞累更使得她像風乾的橘子一樣,轉瞬就要衰老。

         入秋後天氣轉涼,收拾擺放以後,我們偕同走進屋內,神桌上的兩盞紅柑燈照亮廳堂,她駝著脊背,橘黑臉上的皺紋夾住深隧的疲憊。我扶她坐著,端了熱茶過去讓她喝口,不經意觸到的手溫好像更低了一些。叮嚀她裡面要多加幾件厚的棉襖,我也坐下,視線透門出去,隱約田蛙似乎玩夠墓草而跳落下來,我突然想起自外公婆逝世後,母親至今幾乎未曾再談及自己的故土。

         回想小時候母親總會和我說她的故事。「那堣ㄓ騄o裡好太多......。」她目光深遠似是懷念母國的一切,她說那堨@風陀陀多貧?的人,不是指首都雅加達,而是在印尼的故鄉-坤甸。她回憶起自己住在資源貧脊的山村,石子山路,沒自來水也沒電,當然更沒有能照明的電火條,一切需要得自己就地取材,他們挑溪水、吃山菜,自己搭茅草屋......。她眷戀與父母一起砍椰子來賣的那段樸實日子,只是,為了謀生讓父母過更好的生活,嫁來台灣她義無反顧。

         來台以後,終日被家務所困,養育我們不辭辛勞,甚至毫無怨言。離鄉背井的母親也算是半個憨人了,但那所謂的憨人有憨福怎麼永遠不在母親身上打轉呢?噩耗來臨時,鈴聲急促到連電話也承受不住,消息裡說遠在印尼的外公外婆,一夜裡突然走了,接到消息的她難以置信,淚像雨水灑落不停。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母親深沉的悲痛,沒有哭號卻叫人撕心裂肺,我知道她還未盡到當兒女的義務,還未實現父母的心願,也還沒來得及見思念的父母一面......。

         那一夜睡前,她說了好多好多的事情讓我知道,但聲音裡帶著哽咽和顫抖,卻是讓我心疼不已。

         「印尼阿公啊最愛吹口琴了,每天都坐在門外讓你阿嬤念。」、「阿嬤她有次發現我發燒時用背的背我下山,很辛苦,下山的路又好長好長.......。」

         自那以後,她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沒有回到那裡,而且也沒再提及關於那裡的事情。

         「沒有回去,不遺憾嗎?」我起身,母親早已回內室歇下。如此的話我一直想對她說,卻始終問不出口。我擔憂要是真問出口,母親就會想起過往,甚至因此傷心而崩潰。

         踏出門檻,我走出圍牆外沿田岸蹓躂,這時候大約接近子時,樹上蟲鳴顯得有些突兀。冷風迎面吹來,難得清醒的沒有任何睏意,可憂愁卻又多添了幾分。

         來到台灣,一生為我們操勞,幾乎沒有怨言,寬厚長著粗繭的手掌永遠都在替我們操持。我還未好好感謝她的養育之恩,更不想叫她難過啊。

         正沉思著,忽的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以急促的步調向我而來,我轉身,果然對上母親衰老的面龐,她急切的對我說:「剛才起來想怎麼沒看見你,天氣涼涼,也不緊進來,衫愛穿卡厚咧,緊進來,不愛睏嗎?我燙昨暝剩的雞湯給你呷啦,緊緊緊...麥站咧吹晚風,等欸感冒就糟了!」  我聽著一長串歷經二十多年逐漸嫻熟的台話,看她用眼裡的心疼注視著我,不經意瞥見她雙腳赤裸,怕是因擔憂著急得忘了穿鞋出來。

         看到如此令人心塞的畫面,我終於禁不住開口問:「媽,沒回去看外公婆最後一面不遺憾嗎?」

         似乎沒有料想到,母親愣了一下,眼裡閃過一絲絲欣慰,然後搭著我的肩,隨即綻放微笑:「唉呦,傻孩子,難怪這些天看你愁眉不展的,那件事我早就放下了,沒回去也沒關係,不通為我煩惱啦,來啦,進去呷雞湯,呷彼熱熱卡好睏啦。」

         走回去趕忙提了她的鞋出來催她穿上,我露出微笑,聽到這樣的答案時,心中竟沒有一絲絲驚訝。

         正因為當我看到這樣的笑容時,我突然會意其實她早已釋懷了,也許隨著時間推移那份傷感也會逐漸淡去的吧。

這樣很好。
想到這裡,我也釋懷了,心裡一顆懸吊的石頭也隨之放下。
一股前所未有的輕鬆。
「媽,你不是說有去過香港嗎?說香港有很多英俊兄捏,什麼時候要帶一個回來啊?」
「夭壽因仔,又在調侃你老母我,我還是卡愛你阿爸,不通害我給你阿爸誤會,這隻嘴卡老實咧......。」
然後我們各搭著彼此的肩膀,在笑鬧與溫暖中緩緩離去。

 

 


回上頁



img




明道大學中文系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web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