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專區
新聞快訊
媒體報導
徵文活動
好康報報
康林電子報
康林雜誌

徵文活動

img

活動內容

一、 主辦單位:康林人力資源研究中心

二、 協辦單位:明道大學中國文學系 &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
                         社團法人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三、 徵稿內容:
        (一)徵稿主題:
        外籍移工/新住民已成為台灣社會另一重要群像,透過文字來記錄這群人的故事!
        內容可以為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溫馨互動」、「貼心照顧」、「勤奮工作」、「融入台灣」、「學
        習記趣」、「人物速寫」等等正面關懷的故事。
        符合下列情況之內容皆可投稿,題目自訂。
        1.紀錄與外籍移工、新住民或外籍學生間,彼此關懷貼心互動的小故事。
        2.外籍移工本身辛苦付出,與雇主家庭溫馨相處的過程。
        3.以外籍移工為主角撰寫有故事性、正面關懷之文章。

        (二)徵稿對象:
        (1) 關注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之一般大眾、學生
        (2) 公司或家中有聘僱外籍移工者
        (3) 與在台工作的外籍移工、新住民、外籍學生等有過相處互動經驗者
        (4) 新住民(新住民及其子女)
        (5) 在台灣工作的外籍朋友
        (6) 在台灣讀書的外籍學生
        (三)徵稿格式:
        1.字數約800∼1,000字以內,每則文章可附加1∼2張照片。
            檔案須為jpg或gif檔,大小不得超過3MB。
        2.稿件格式:
        (1) 文字書寫:格線稿紙或A4紙書寫。
        (2) 電腦打字:稿件需為A4版面、標楷體、14號字。
        ※繳交之稿件,概不退稿,請投稿者自留底稿檔案

        (三)收件日期:
        即日起至108年12月31日止。郵寄投稿以郵戳為憑。

        (五)投稿方式:
        1.作品、連同報名表、及個人資料使用同意書,以紙本、E-mail或燒錄光碟方
          式寄出,標題請註明「報名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2.郵寄地址:40353台中市西區博館路117號12樓(企劃部收)
          電子信箱:heart@KL0800.com(企劃部收)

        (六)評選標準:
        故事內容(40%)、結構層次(30%)、文字表達及流暢性(30%)。

        (七)成績揭曉日期:109年1月20日

獎勵辦法

       1.第一名乙名:10,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2.第二名乙名: 7,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3.第三名乙名: 5,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4.優選:5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5.外籍優選:3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6.佳作:共取20名可獲得600元現金,獎狀乙紙。
        ◎以上獎項,每位參賽者限一件作品獲選,以最高獎勵一項為限。參賽作品經
          評審決議未達標準,得從缺。

稿件注意事項

       1.文章所陳述之內容不得違反就業服務法及本國關法規所規定事項,規格不符
           之作品將不予評分。
       2.稿件請載明參賽題目、真實姓名、職業、年齡、聯絡電話、地址、E-mail、
          比賽資訊來源,並填寫「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作為附件。
       3.參加者因報名參加活動而提供主辦單位之文字、圖片,主辦單位保有以任何
          形式編輯出版、提供傳播媒體宣傳報導、刊載、播放及改編之權利且不另支
           稿費。
       4.參賽作品有發現下列情況,將立即取消參選及得獎資格,並追回獎金、獎狀,
           並保有法律追訴權:
          (1)抄襲、翻譯、冒用他人作品或有侵害他人著作權之情事者。
          (2)作品曾於其他比賽、任何媒體形式、公開活動發表過。
          (3)作品曾參加其他競賽並得獎或刊登者,在評審期間亦不得對外發表。
       5.本活動因故無法進行時,主辦單位有權決定取消、終止、修改或暫停本活動。
        6.若得獎者填寫之基本資料不實,則視同放棄得獎權。
       7.本活動之獎金或給與應扣繳稅款部分,均依各類所得扣繳率標準等規定辦
           理。
        8.活動辦法如有修訂,得另行公布。

附件下載

       1.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

       2.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報名資料表

連絡窗口

       04-23296889#211 張小姐




img

回上頁

妳的名字

蘇秉晨

        在十月一個不慍不火的溫和午候,一路上果樹未開,駛過那座橫越大甲溪的橋之後,目的地終於在我眼前。停好租來的車,我緩緩爬上那石鋪階梯,還沒看到餐廳,就先聽到些許吠叫聲響。在這五百餘海拔的山上,妳掌管著這個農莊。
這天人煙稀少,包括我大概只有兩三組客人。在我到達時,身穿「Love The World」字樣襯衫的妳,正在吧檯熟練地操作著金屬蒸汽管洗滌杯具,也一邊聽客人問妳各種大小事:

「妳從哪裡來的?」
「飲料會贈送哇?太好了!」
「喔喔,印尼來的啊,在這裡工作多久了呢?」
「那隻狗狗好可愛喔,牠一直叫耶,是想吃東西了嗎?」
「兩年了啊?還習慣台灣嗎?」

        玻璃杯在妳手中隨著白布巾的擦拭旋轉著,每個杯子在一秒鐘轉了三個一百二十度後妳將它立起,好像每回這些公私難分的問題們是妳擦拭完一個杯子所抽到的獎品似的,只是沒料到透明骰子上刻著的,是那樣意味深遠。當問題層疊地越靠近赤道,妳似乎更難掩心中累加的思緒,瞳孔由大漸小,再由小漸大,但妳只是微笑應答著。

        我向妳點了一份火鍋,找了個可以眺望山景的位子坐下。看見妳從吧檯走到外面的山坡上,大概是在採集餐點所需的葉草吧。我走到瞭望臺,才發現餐廳的主建築恰巧是走峇里島風,有著低平的深褐色四角錐屋頂。雖然我不曾到過印尼,但這樣的場景卻反而讓我有種其實這裡才是印尼的錯覺。妳將火鍋端來了,我趕緊停止了幻想,把時空調回台灣,小碎步地從瞭望檯走回桌前。想起九月時一連串離譜的颱風過境這裡,我問妳會害怕嗎?妳爽朗笑著說:「不會啦!有什麼好怕的呢!」我只好也笑著,妳總是對這種問題一笑置之呢。

        傍晚要回去時,突然下起了斗大的雨。機靈的妳立刻從木製的納傘箱裡抽起一把深藍大傘,示意要陪我走到車前,我向妳道了謝。「不用謝,來,走吧。」妳說著,藍傘便擘地一聲在碧綠樹叢間撐開,彷彿藍蝴蝶從妳掌心破蛹而飛。走著走著,我發現妳竟讓自己在傘外淋著雨,我感到不好意思地也握住了那把傘:「妳也一起進來吧!」妳卻在說了聲沒關係後,就那樣若無其事地淺笑繼續帶我往置車處走。不知道在台灣工作的日子裡,妳說了多少次這樣子的沒關係呢?

        在沿著那長陡的石鋪階梯往下走時,一向對外語感興趣的我忍不住問了妳該怎麼說「你好」、「謝謝」這些基本的印尼語。妳也耐心地一個音一個音為我複誦那遙遠島嶼群上的共通語言。停車場到了,我像是測試自己有限的學習成果般對妳說了句「Terimakasih」向妳道別。妳似乎沒有預期我的現學現賣,有點驚訝又有點害羞地笑開了。「再見」「再見」我們對著彼此說。

        列車駛進月台,我回到這島嶼南方的某個火車站,才意識到這小旅行是真的結束了。我有些不情願地走出剪票口,卻突然發現,我竟然不知道妳的名字。看著站前圓環的那些外國移工移民,是菲律賓人?還是越南人?或者,誰是妳的同鄉呢?我沒頭沒腦地想著這問題。此時,街邊突然傳來一組清亮的歌聲,三個身穿白色襯衫與牛仔褲的黝黑女孩們手搭著彼此肩膀,開心唱著屬於她們的流行樂,我彷彿看見美國女團真命天女。斜對角的大樓下,大夥兒圍在一把黑色吉他旁,像要撐破肚皮般,澎湃地唱著我所聽不懂的歌謠。我的下顎也忍不住隨你們的旋律搖擺。今天,你們休假,我想我是知道的。你們為了不同的夢來到這裡,也許是背負著家人們的希望,也許是單純想看看另個世界。我想更認識你們,那一顆離鄉追夢的心,才發現我如此心情與對在外地生活的摯友所上傳的圖文點讚是如此雷同。那種構圖不是僅僅將照片調亮,我想那是背後的汗水與勇氣才能讓它對焦,我這樣相信著。

        下一次,我會好好地問:「Namakamusiapa?妳的名字是?」不管我的發音笨不笨拙。

註:「Terimakasih」為印尼語「謝謝」之意。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妳的名字

蘇秉晨

        在十月一個不慍不火的溫和午候,一路上果樹未開,駛過那座橫越大甲溪的橋之後,目的地終於在我眼前。停好租來的車,我緩緩爬上那石鋪階梯,還沒看到餐廳,就先聽到些許吠叫聲響。在這五百餘海拔的山上,妳掌管著這個農莊。
這天人煙稀少,包括我大概只有兩三組客人。在我到達時,身穿「Love The World」字樣襯衫的妳,正在吧檯熟練地操作著金屬蒸汽管洗滌杯具,也一邊聽客人問妳各種大小事:

「妳從哪裡來的?」
「飲料會贈送哇?太好了!」
「喔喔,印尼來的啊,在這裡工作多久了呢?」
「那隻狗狗好可愛喔,牠一直叫耶,是想吃東西了嗎?」
「兩年了啊?還習慣台灣嗎?」

        玻璃杯在妳手中隨著白布巾的擦拭旋轉著,每個杯子在一秒鐘轉了三個一百二十度後妳將它立起,好像每回這些公私難分的問題們是妳擦拭完一個杯子所抽到的獎品似的,只是沒料到透明骰子上刻著的,是那樣意味深遠。當問題層疊地越靠近赤道,妳似乎更難掩心中累加的思緒,瞳孔由大漸小,再由小漸大,但妳只是微笑應答著。

        我向妳點了一份火鍋,找了個可以眺望山景的位子坐下。看見妳從吧檯走到外面的山坡上,大概是在採集餐點所需的葉草吧。我走到瞭望臺,才發現餐廳的主建築恰巧是走峇里島風,有著低平的深褐色四角錐屋頂。雖然我不曾到過印尼,但這樣的場景卻反而讓我有種其實這裡才是印尼的錯覺。妳將火鍋端來了,我趕緊停止了幻想,把時空調回台灣,小碎步地從瞭望檯走回桌前。想起九月時一連串離譜的颱風過境這裡,我問妳會害怕嗎?妳爽朗笑著說:「不會啦!有什麼好怕的呢!」我只好也笑著,妳總是對這種問題一笑置之呢。

        傍晚要回去時,突然下起了斗大的雨。機靈的妳立刻從木製的納傘箱裡抽起一把深藍大傘,示意要陪我走到車前,我向妳道了謝。「不用謝,來,走吧。」妳說著,藍傘便擘地一聲在碧綠樹叢間撐開,彷彿藍蝴蝶從妳掌心破蛹而飛。走著走著,我發現妳竟讓自己在傘外淋著雨,我感到不好意思地也握住了那把傘:「妳也一起進來吧!」妳卻在說了聲沒關係後,就那樣若無其事地淺笑繼續帶我往置車處走。不知道在台灣工作的日子裡,妳說了多少次這樣子的沒關係呢?

        在沿著那長陡的石鋪階梯往下走時,一向對外語感興趣的我忍不住問了妳該怎麼說「你好」、「謝謝」這些基本的印尼語。妳也耐心地一個音一個音為我複誦那遙遠島嶼群上的共通語言。停車場到了,我像是測試自己有限的學習成果般對妳說了句「Terimakasih」向妳道別。妳似乎沒有預期我的現學現賣,有點驚訝又有點害羞地笑開了。「再見」「再見」我們對著彼此說。

        列車駛進月台,我回到這島嶼南方的某個火車站,才意識到這小旅行是真的結束了。我有些不情願地走出剪票口,卻突然發現,我竟然不知道妳的名字。看著站前圓環的那些外國移工移民,是菲律賓人?還是越南人?或者,誰是妳的同鄉呢?我沒頭沒腦地想著這問題。此時,街邊突然傳來一組清亮的歌聲,三個身穿白色襯衫與牛仔褲的黝黑女孩們手搭著彼此肩膀,開心唱著屬於她們的流行樂,我彷彿看見美國女團真命天女。斜對角的大樓下,大夥兒圍在一把黑色吉他旁,像要撐破肚皮般,澎湃地唱著我所聽不懂的歌謠。我的下顎也忍不住隨你們的旋律搖擺。今天,你們休假,我想我是知道的。你們為了不同的夢來到這裡,也許是背負著家人們的希望,也許是單純想看看另個世界。我想更認識你們,那一顆離鄉追夢的心,才發現我如此心情與對在外地生活的摯友所上傳的圖文點讚是如此雷同。那種構圖不是僅僅將照片調亮,我想那是背後的汗水與勇氣才能讓它對焦,我這樣相信著。

        下一次,我會好好地問:「Namakamusiapa?妳的名字是?」不管我的發音笨不笨拙。

註:「Terimakasih」為印尼語「謝謝」之意。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妳的名字

蘇秉晨

        在十月一個不慍不火的溫和午候,一路上果樹未開,駛過那座橫越大甲溪的橋之後,目的地終於在我眼前。停好租來的車,我緩緩爬上那石鋪階梯,還沒看到餐廳,就先聽到些許吠叫聲響。在這五百餘海拔的山上,妳掌管著這個農莊。
這天人煙稀少,包括我大概只有兩三組客人。在我到達時,身穿「Love The World」字樣襯衫的妳,正在吧檯熟練地操作著金屬蒸汽管洗滌杯具,也一邊聽客人問妳各種大小事:

「妳從哪裡來的?」
「飲料會贈送哇?太好了!」
「喔喔,印尼來的啊,在這裡工作多久了呢?」
「那隻狗狗好可愛喔,牠一直叫耶,是想吃東西了嗎?」
「兩年了啊?還習慣台灣嗎?」

        玻璃杯在妳手中隨著白布巾的擦拭旋轉著,每個杯子在一秒鐘轉了三個一百二十度後妳將它立起,好像每回這些公私難分的問題們是妳擦拭完一個杯子所抽到的獎品似的,只是沒料到透明骰子上刻著的,是那樣意味深遠。當問題層疊地越靠近赤道,妳似乎更難掩心中累加的思緒,瞳孔由大漸小,再由小漸大,但妳只是微笑應答著。

        我向妳點了一份火鍋,找了個可以眺望山景的位子坐下。看見妳從吧檯走到外面的山坡上,大概是在採集餐點所需的葉草吧。我走到瞭望臺,才發現餐廳的主建築恰巧是走峇里島風,有著低平的深褐色四角錐屋頂。雖然我不曾到過印尼,但這樣的場景卻反而讓我有種其實這裡才是印尼的錯覺。妳將火鍋端來了,我趕緊停止了幻想,把時空調回台灣,小碎步地從瞭望檯走回桌前。想起九月時一連串離譜的颱風過境這裡,我問妳會害怕嗎?妳爽朗笑著說:「不會啦!有什麼好怕的呢!」我只好也笑著,妳總是對這種問題一笑置之呢。

        傍晚要回去時,突然下起了斗大的雨。機靈的妳立刻從木製的納傘箱裡抽起一把深藍大傘,示意要陪我走到車前,我向妳道了謝。「不用謝,來,走吧。」妳說著,藍傘便擘地一聲在碧綠樹叢間撐開,彷彿藍蝴蝶從妳掌心破蛹而飛。走著走著,我發現妳竟讓自己在傘外淋著雨,我感到不好意思地也握住了那把傘:「妳也一起進來吧!」妳卻在說了聲沒關係後,就那樣若無其事地淺笑繼續帶我往置車處走。不知道在台灣工作的日子裡,妳說了多少次這樣子的沒關係呢?

        在沿著那長陡的石鋪階梯往下走時,一向對外語感興趣的我忍不住問了妳該怎麼說「你好」、「謝謝」這些基本的印尼語。妳也耐心地一個音一個音為我複誦那遙遠島嶼群上的共通語言。停車場到了,我像是測試自己有限的學習成果般對妳說了句「Terimakasih」向妳道別。妳似乎沒有預期我的現學現賣,有點驚訝又有點害羞地笑開了。「再見」「再見」我們對著彼此說。

        列車駛進月台,我回到這島嶼南方的某個火車站,才意識到這小旅行是真的結束了。我有些不情願地走出剪票口,卻突然發現,我竟然不知道妳的名字。看著站前圓環的那些外國移工移民,是菲律賓人?還是越南人?或者,誰是妳的同鄉呢?我沒頭沒腦地想著這問題。此時,街邊突然傳來一組清亮的歌聲,三個身穿白色襯衫與牛仔褲的黝黑女孩們手搭著彼此肩膀,開心唱著屬於她們的流行樂,我彷彿看見美國女團真命天女。斜對角的大樓下,大夥兒圍在一把黑色吉他旁,像要撐破肚皮般,澎湃地唱著我所聽不懂的歌謠。我的下顎也忍不住隨你們的旋律搖擺。今天,你們休假,我想我是知道的。你們為了不同的夢來到這裡,也許是背負著家人們的希望,也許是單純想看看另個世界。我想更認識你們,那一顆離鄉追夢的心,才發現我如此心情與對在外地生活的摯友所上傳的圖文點讚是如此雷同。那種構圖不是僅僅將照片調亮,我想那是背後的汗水與勇氣才能讓它對焦,我這樣相信著。

        下一次,我會好好地問:「Namakamusiapa?妳的名字是?」不管我的發音笨不笨拙。

註:「Terimakasih」為印尼語「謝謝」之意。

 

 


回上頁



img




明道大學中文系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web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