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專區
新聞快訊
媒體報導
徵文活動
好康報報
康林電子報
康林雜誌

徵文活動

img

活動內容

一、 主辦單位:康林人力資源研究中心

二、 協辦單位:明道大學中國文學系 &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
                         社團法人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三、 徵稿內容:
        (一)徵稿主題:
        外籍移工/新住民已成為台灣社會另一重要群像,透過文字來記錄這群人的故事!
        內容可以為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溫馨互動」、「貼心照顧」、「勤奮工作」、「融入台灣」、「學
        習記趣」、「人物速寫」等等正面關懷的故事。
        符合下列情況之內容皆可投稿,題目自訂。
        1.紀錄與外籍移工、新住民或外籍學生間,彼此關懷貼心互動的小故事。
        2.外籍移工本身辛苦付出,與雇主家庭溫馨相處的過程。
        3.以外籍移工為主角撰寫有故事性、正面關懷之文章。

        (二)徵稿對象:
        (1) 關注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之一般大眾、學生
        (2) 公司或家中有聘僱外籍移工者
        (3) 與在台工作的外籍移工、新住民、外籍學生等有過相處互動經驗者
        (4) 新住民(新住民及其子女)
        (5) 在台灣工作的外籍朋友
        (6) 在台灣讀書的外籍學生
        (三)徵稿格式:
        1.字數約800∼1,000字以內,每則文章可附加1∼2張照片。
            檔案須為jpg或gif檔,大小不得超過3MB。
        2.稿件格式:
        (1) 文字書寫:格線稿紙或A4紙書寫。
        (2) 電腦打字:稿件需為A4版面、標楷體、14號字。
        ※繳交之稿件,概不退稿,請投稿者自留底稿檔案

        (三)收件日期:
        即日起至108年12月31日止。郵寄投稿以郵戳為憑。

        (五)投稿方式:
        1.作品、連同報名表、及個人資料使用同意書,以紙本、E-mail或燒錄光碟方
          式寄出,標題請註明「報名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2.郵寄地址:40353台中市西區博館路117號12樓(企劃部收)
          電子信箱:heart@KL0800.com(企劃部收)

        (六)評選標準:
        故事內容(40%)、結構層次(30%)、文字表達及流暢性(30%)。

        (七)成績揭曉日期:109年1月20日

獎勵辦法

       1.第一名乙名:10,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2.第二名乙名: 7,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3.第三名乙名: 5,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4.優選:5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5.外籍優選:3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6.佳作:共取20名可獲得600元現金,獎狀乙紙。
        ◎以上獎項,每位參賽者限一件作品獲選,以最高獎勵一項為限。參賽作品經
          評審決議未達標準,得從缺。

稿件注意事項

       1.文章所陳述之內容不得違反就業服務法及本國關法規所規定事項,規格不符
           之作品將不予評分。
       2.稿件請載明參賽題目、真實姓名、職業、年齡、聯絡電話、地址、E-mail、
          比賽資訊來源,並填寫「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作為附件。
       3.參加者因報名參加活動而提供主辦單位之文字、圖片,主辦單位保有以任何
          形式編輯出版、提供傳播媒體宣傳報導、刊載、播放及改編之權利且不另支
           稿費。
       4.參賽作品有發現下列情況,將立即取消參選及得獎資格,並追回獎金、獎狀,
           並保有法律追訴權:
          (1)抄襲、翻譯、冒用他人作品或有侵害他人著作權之情事者。
          (2)作品曾於其他比賽、任何媒體形式、公開活動發表過。
          (3)作品曾參加其他競賽並得獎或刊登者,在評審期間亦不得對外發表。
       5.本活動因故無法進行時,主辦單位有權決定取消、終止、修改或暫停本活動。
        6.若得獎者填寫之基本資料不實,則視同放棄得獎權。
       7.本活動之獎金或給與應扣繳稅款部分,均依各類所得扣繳率標準等規定辦
           理。
        8.活動辦法如有修訂,得另行公布。

附件下載

       1.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

       2.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報名資料表

連絡窗口

       04-23296889#211 張小姐




img

回上頁

巷弄偶遇跨界情誼

李佳音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顧城 (一代人)~

        第一次看見她的身影,是在我獨自漫步在夜晚的巷弄時,不經意抬頭望見的。她幫傭的家庭是棟透天厝,依稀記得那天晚上她是在陽台澆花吧!只憶起當時天空掛著一輪明月;而她望月的神情,是那樣的落寞。沒多久,她的身影消逝於夜色中,徒留我一人凝望月色。

        後來,拜金融海嘯之賜,那條巷子有屋主急售房子,我們家搬進了這個人人稱羨的居住環境,我和那位在深夜不期然偶遇的幫傭成了鄰居。我們有時在路上遇見,因為她必須負責把僱主的孫子從附近的美語安親班帶回家。有一次,因為瞧見她處理不來那兩個頑皮小孩的搗蛋行為,我藉故上前攀談,並且告訴孩子我是老師,順勢指正了他們錯誤的行為,當然還得軟硬兼施稱讚孩子可愛之處,怎麼說我們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外傭說她叫阿娣,今年才二十二歲。問她為什麼選擇離鄉背井來台灣?她操持著不很流利的國語,表情有些無奈地說著因為家境不好,要賺多一點錢寄回去。聊了兩句,眼見快到僱主住所,就互道再見。那暴發戶家的孫子,知道家近了,故意把書包和餐袋隨意扔在馬路上。我看著阿娣耐著性子彎著腰,撿拾著那散落一地的物品,我想如果我是阿娣,心裡一定會唸叨著:「沒教養的孩子,生下來糟蹋人的!」她轉頭給了我一個靦腆的微笑,就趕忙進了屋子。

        在那之後我和阿娣就常常不期而遇:在傍晚人車嘈雜的街道上,她緊追著兩個不聽使喚的小鬼;在假日陽光迆灑的公園中,她推著蜷縮在輪椅上的老人家;在被差去買東買西的便利商店裡,她專注尋找僱主指定購買的商品;三不五時,也會瞧見她穿著那千篇一律相同款式的簡便服裝,在刷洗著車庫鐵門和地板的身影。偶爾,我會抓住機會和她攀談一下,因為不想讓她的僱主看見。那家的女主人是個悍婦,曾經在倒垃圾時為了搶快跋扈地撞到我,也不道歉,還用兇狠的目光瞪視著我。因此我知道,在這樣的人家幫傭,應該感受不到太多溫情。

        我們的情誼就在那一次又一次的攀談中建立起來。其實並不是任何人都能這麼輕易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為這個外籍女孩所展現出來的韌性和純良,讓我很希望能為她孤寂的心靈,注入一絲絲暖意。我知道一人獨撐家計的辛勞,是我所無法體會的。但我也曉得,再卑微的人也有做夢的權利。我曾經問過她,有沒有自己很想要做的事情?她說她很喜歡手工藝,但是因為沒有縫紉機,所以她只能做做簡單用手縫的小東西。她讓我看她的作品,手工很巧。她還說小時候曾經天真的以為只要自己夠努力,也許將來長大可以開一間小小的店面,做手工藝品的生意。但現在她明白這樣的夢想遙不可及了!每次聽完她用不標準的國語說那些心情點滴,不免心情沉重,慨歎同為女性,所擁有的卻是完全不同的待遇和人生際遇。一如撰寫「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一書的作者蘇美智所言:外傭僱主是參與全球化的剝削系統的共犯,漣漪般把資本主義之惡,一環接一環輻射到發展中國家最窮鄉僻壤最弱勢的那個家庭。這個叫做「阿娣」的女人,失去了做為一個人的自主性。每每想到此,我的心便隱隱作痛。

        那麼,我可以為她做些什麼?我想讓她知道這塊土地對她也有些許善意,我想讓她感受到在這個星球上,也有人認同她存在的價值,哪怕只是一點點心意也好。於是,今年中秋,我把家中餡料最豐富的一個月餅,嚴密封好,怕被她僱主發現,害她受累。那天,我刻意地等到她出門。跟她打了聲招呼,在四下無人之際,把月餅塞給了她,我說:「中秋節快樂!月餅送給妳吃。」她立時紅了眼眶,道了謝,趕忙將月餅往袋子裡塞,又急急忙忙趕回僱主家協助處理晚上要烤肉的瑣碎事情。

        中秋夜,團圓夜。這條巷子難得因為大家不約而同在車庫辦起烤肉聚餐而搞得人聲鼎沸,然而對獨在異鄉為異客的阿娣而言,只能望月思鄉罷了。對這塊土地而言,她是個寂寥的過客吧!腦海忽然浮現王安石的《泊船瓜洲》,不禁替她感嘆著 「明月何時照我還?」啊!

        爾後,我和阿娣還是維繫著這份淡淡的友誼。但我曉得有些東西不太一樣了。當我們在街道上相遇時,她眼中的陰鬱少了些,這讓我頗覺安慰。我想,只要我們願意燃起心中小小的火光,就能讓這些在異鄉為異客的人,感受到一點點的溫暖和希望。至少我會繼續這樣努力下去的,就讓這個想法成為我人生的小小願景吧!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巷弄偶遇跨界情誼

李佳音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顧城 (一代人)~

        第一次看見她的身影,是在我獨自漫步在夜晚的巷弄時,不經意抬頭望見的。她幫傭的家庭是棟透天厝,依稀記得那天晚上她是在陽台澆花吧!只憶起當時天空掛著一輪明月;而她望月的神情,是那樣的落寞。沒多久,她的身影消逝於夜色中,徒留我一人凝望月色。

        後來,拜金融海嘯之賜,那條巷子有屋主急售房子,我們家搬進了這個人人稱羨的居住環境,我和那位在深夜不期然偶遇的幫傭成了鄰居。我們有時在路上遇見,因為她必須負責把僱主的孫子從附近的美語安親班帶回家。有一次,因為瞧見她處理不來那兩個頑皮小孩的搗蛋行為,我藉故上前攀談,並且告訴孩子我是老師,順勢指正了他們錯誤的行為,當然還得軟硬兼施稱讚孩子可愛之處,怎麼說我們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外傭說她叫阿娣,今年才二十二歲。問她為什麼選擇離鄉背井來台灣?她操持著不很流利的國語,表情有些無奈地說著因為家境不好,要賺多一點錢寄回去。聊了兩句,眼見快到僱主住所,就互道再見。那暴發戶家的孫子,知道家近了,故意把書包和餐袋隨意扔在馬路上。我看著阿娣耐著性子彎著腰,撿拾著那散落一地的物品,我想如果我是阿娣,心裡一定會唸叨著:「沒教養的孩子,生下來糟蹋人的!」她轉頭給了我一個靦腆的微笑,就趕忙進了屋子。

        在那之後我和阿娣就常常不期而遇:在傍晚人車嘈雜的街道上,她緊追著兩個不聽使喚的小鬼;在假日陽光迆灑的公園中,她推著蜷縮在輪椅上的老人家;在被差去買東買西的便利商店裡,她專注尋找僱主指定購買的商品;三不五時,也會瞧見她穿著那千篇一律相同款式的簡便服裝,在刷洗著車庫鐵門和地板的身影。偶爾,我會抓住機會和她攀談一下,因為不想讓她的僱主看見。那家的女主人是個悍婦,曾經在倒垃圾時為了搶快跋扈地撞到我,也不道歉,還用兇狠的目光瞪視著我。因此我知道,在這樣的人家幫傭,應該感受不到太多溫情。

        我們的情誼就在那一次又一次的攀談中建立起來。其實並不是任何人都能這麼輕易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為這個外籍女孩所展現出來的韌性和純良,讓我很希望能為她孤寂的心靈,注入一絲絲暖意。我知道一人獨撐家計的辛勞,是我所無法體會的。但我也曉得,再卑微的人也有做夢的權利。我曾經問過她,有沒有自己很想要做的事情?她說她很喜歡手工藝,但是因為沒有縫紉機,所以她只能做做簡單用手縫的小東西。她讓我看她的作品,手工很巧。她還說小時候曾經天真的以為只要自己夠努力,也許將來長大可以開一間小小的店面,做手工藝品的生意。但現在她明白這樣的夢想遙不可及了!每次聽完她用不標準的國語說那些心情點滴,不免心情沉重,慨歎同為女性,所擁有的卻是完全不同的待遇和人生際遇。一如撰寫「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一書的作者蘇美智所言:外傭僱主是參與全球化的剝削系統的共犯,漣漪般把資本主義之惡,一環接一環輻射到發展中國家最窮鄉僻壤最弱勢的那個家庭。這個叫做「阿娣」的女人,失去了做為一個人的自主性。每每想到此,我的心便隱隱作痛。

        那麼,我可以為她做些什麼?我想讓她知道這塊土地對她也有些許善意,我想讓她感受到在這個星球上,也有人認同她存在的價值,哪怕只是一點點心意也好。於是,今年中秋,我把家中餡料最豐富的一個月餅,嚴密封好,怕被她僱主發現,害她受累。那天,我刻意地等到她出門。跟她打了聲招呼,在四下無人之際,把月餅塞給了她,我說:「中秋節快樂!月餅送給妳吃。」她立時紅了眼眶,道了謝,趕忙將月餅往袋子裡塞,又急急忙忙趕回僱主家協助處理晚上要烤肉的瑣碎事情。

        中秋夜,團圓夜。這條巷子難得因為大家不約而同在車庫辦起烤肉聚餐而搞得人聲鼎沸,然而對獨在異鄉為異客的阿娣而言,只能望月思鄉罷了。對這塊土地而言,她是個寂寥的過客吧!腦海忽然浮現王安石的《泊船瓜洲》,不禁替她感嘆著 「明月何時照我還?」啊!

        爾後,我和阿娣還是維繫著這份淡淡的友誼。但我曉得有些東西不太一樣了。當我們在街道上相遇時,她眼中的陰鬱少了些,這讓我頗覺安慰。我想,只要我們願意燃起心中小小的火光,就能讓這些在異鄉為異客的人,感受到一點點的溫暖和希望。至少我會繼續這樣努力下去的,就讓這個想法成為我人生的小小願景吧!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巷弄偶遇跨界情誼

李佳音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顧城 (一代人)~

        第一次看見她的身影,是在我獨自漫步在夜晚的巷弄時,不經意抬頭望見的。她幫傭的家庭是棟透天厝,依稀記得那天晚上她是在陽台澆花吧!只憶起當時天空掛著一輪明月;而她望月的神情,是那樣的落寞。沒多久,她的身影消逝於夜色中,徒留我一人凝望月色。

        後來,拜金融海嘯之賜,那條巷子有屋主急售房子,我們家搬進了這個人人稱羨的居住環境,我和那位在深夜不期然偶遇的幫傭成了鄰居。我們有時在路上遇見,因為她必須負責把僱主的孫子從附近的美語安親班帶回家。有一次,因為瞧見她處理不來那兩個頑皮小孩的搗蛋行為,我藉故上前攀談,並且告訴孩子我是老師,順勢指正了他們錯誤的行為,當然還得軟硬兼施稱讚孩子可愛之處,怎麼說我們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外傭說她叫阿娣,今年才二十二歲。問她為什麼選擇離鄉背井來台灣?她操持著不很流利的國語,表情有些無奈地說著因為家境不好,要賺多一點錢寄回去。聊了兩句,眼見快到僱主住所,就互道再見。那暴發戶家的孫子,知道家近了,故意把書包和餐袋隨意扔在馬路上。我看著阿娣耐著性子彎著腰,撿拾著那散落一地的物品,我想如果我是阿娣,心裡一定會唸叨著:「沒教養的孩子,生下來糟蹋人的!」她轉頭給了我一個靦腆的微笑,就趕忙進了屋子。

        在那之後我和阿娣就常常不期而遇:在傍晚人車嘈雜的街道上,她緊追著兩個不聽使喚的小鬼;在假日陽光迆灑的公園中,她推著蜷縮在輪椅上的老人家;在被差去買東買西的便利商店裡,她專注尋找僱主指定購買的商品;三不五時,也會瞧見她穿著那千篇一律相同款式的簡便服裝,在刷洗著車庫鐵門和地板的身影。偶爾,我會抓住機會和她攀談一下,因為不想讓她的僱主看見。那家的女主人是個悍婦,曾經在倒垃圾時為了搶快跋扈地撞到我,也不道歉,還用兇狠的目光瞪視著我。因此我知道,在這樣的人家幫傭,應該感受不到太多溫情。

        我們的情誼就在那一次又一次的攀談中建立起來。其實並不是任何人都能這麼輕易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為這個外籍女孩所展現出來的韌性和純良,讓我很希望能為她孤寂的心靈,注入一絲絲暖意。我知道一人獨撐家計的辛勞,是我所無法體會的。但我也曉得,再卑微的人也有做夢的權利。我曾經問過她,有沒有自己很想要做的事情?她說她很喜歡手工藝,但是因為沒有縫紉機,所以她只能做做簡單用手縫的小東西。她讓我看她的作品,手工很巧。她還說小時候曾經天真的以為只要自己夠努力,也許將來長大可以開一間小小的店面,做手工藝品的生意。但現在她明白這樣的夢想遙不可及了!每次聽完她用不標準的國語說那些心情點滴,不免心情沉重,慨歎同為女性,所擁有的卻是完全不同的待遇和人生際遇。一如撰寫「住在家中的陌生人」一書的作者蘇美智所言:外傭僱主是參與全球化的剝削系統的共犯,漣漪般把資本主義之惡,一環接一環輻射到發展中國家最窮鄉僻壤最弱勢的那個家庭。這個叫做「阿娣」的女人,失去了做為一個人的自主性。每每想到此,我的心便隱隱作痛。

        那麼,我可以為她做些什麼?我想讓她知道這塊土地對她也有些許善意,我想讓她感受到在這個星球上,也有人認同她存在的價值,哪怕只是一點點心意也好。於是,今年中秋,我把家中餡料最豐富的一個月餅,嚴密封好,怕被她僱主發現,害她受累。那天,我刻意地等到她出門。跟她打了聲招呼,在四下無人之際,把月餅塞給了她,我說:「中秋節快樂!月餅送給妳吃。」她立時紅了眼眶,道了謝,趕忙將月餅往袋子裡塞,又急急忙忙趕回僱主家協助處理晚上要烤肉的瑣碎事情。

        中秋夜,團圓夜。這條巷子難得因為大家不約而同在車庫辦起烤肉聚餐而搞得人聲鼎沸,然而對獨在異鄉為異客的阿娣而言,只能望月思鄉罷了。對這塊土地而言,她是個寂寥的過客吧!腦海忽然浮現王安石的《泊船瓜洲》,不禁替她感嘆著 「明月何時照我還?」啊!

        爾後,我和阿娣還是維繫著這份淡淡的友誼。但我曉得有些東西不太一樣了。當我們在街道上相遇時,她眼中的陰鬱少了些,這讓我頗覺安慰。我想,只要我們願意燃起心中小小的火光,就能讓這些在異鄉為異客的人,感受到一點點的溫暖和希望。至少我會繼續這樣努力下去的,就讓這個想法成為我人生的小小願景吧!

 

 


回上頁



img




明道大學中文系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web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