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專區
新聞快訊
媒體報導
徵文活動
好康報報
康林電子報
康林雜誌

徵文活動

img

活動內容

一、 主辦單位:康林人力資源研究中心

二、 協辦單位:明道大學中國文學系 &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
                         社團法人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三、 徵稿內容:
        (一)徵稿主題:
        外籍移工/新住民已成為台灣社會另一重要群像,透過文字來記錄這群人的故事!
        內容可以為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溫馨互動」、「貼心照顧」、「勤奮工作」、「融入台灣」、「學
        習記趣」、「人物速寫」等等正面關懷的故事。
        符合下列情況之內容皆可投稿,題目自訂。
        1.紀錄與外籍移工、新住民或外籍學生間,彼此關懷貼心互動的小故事。
        2.外籍移工本身辛苦付出,與雇主家庭溫馨相處的過程。
        3.以外籍移工為主角撰寫有故事性、正面關懷之文章。

        (二)徵稿對象:
        (1) 關注台灣外籍移工/新住民之一般大眾、學生
        (2) 公司或家中有聘僱外籍移工者
        (3) 與在台工作的外籍移工、新住民、外籍學生等有過相處互動經驗者
        (4) 新住民(新住民及其子女)
        (5) 在台灣工作的外籍朋友
        (6) 在台灣讀書的外籍學生
        (三)徵稿格式:
        1.字數約800∼1,000字以內,每則文章可附加1∼2張照片。
            檔案須為jpg或gif檔,大小不得超過3MB。
        2.稿件格式:
        (1) 文字書寫:格線稿紙或A4紙書寫。
        (2) 電腦打字:稿件需為A4版面、標楷體、14號字。
        ※繳交之稿件,概不退稿,請投稿者自留底稿檔案

        (三)收件日期:
        即日起至108年12月31日止。郵寄投稿以郵戳為憑。

        (五)投稿方式:
        1.作品、連同報名表、及個人資料使用同意書,以紙本、E-mail或燒錄光碟方
          式寄出,標題請註明「報名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2.郵寄地址:40353台中市西區博館路117號12樓(企劃部收)
          電子信箱:heart@KL0800.com(企劃部收)

        (六)評選標準:
        故事內容(40%)、結構層次(30%)、文字表達及流暢性(30%)。

        (七)成績揭曉日期:109年1月20日

獎勵辦法

       1.第一名乙名:10,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2.第二名乙名: 7,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3.第三名乙名: 5,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4.優選:5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5.外籍優選:3名,每名致贈3,000元現金,表框獎狀乙面。
        6.佳作:共取20名可獲得600元現金,獎狀乙紙。
        ◎以上獎項,每位參賽者限一件作品獲選,以最高獎勵一項為限。參賽作品經
          評審決議未達標準,得從缺。

稿件注意事項

       1.文章所陳述之內容不得違反就業服務法及本國關法規所規定事項,規格不符
           之作品將不予評分。
       2.稿件請載明參賽題目、真實姓名、職業、年齡、聯絡電話、地址、E-mail、
          比賽資訊來源,並填寫「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作為附件。
       3.參加者因報名參加活動而提供主辦單位之文字、圖片,主辦單位保有以任何
          形式編輯出版、提供傳播媒體宣傳報導、刊載、播放及改編之權利且不另支
           稿費。
       4.參賽作品有發現下列情況,將立即取消參選及得獎資格,並追回獎金、獎狀,
           並保有法律追訴權:
          (1)抄襲、翻譯、冒用他人作品或有侵害他人著作權之情事者。
          (2)作品曾於其他比賽、任何媒體形式、公開活動發表過。
          (3)作品曾參加其他競賽並得獎或刊登者,在評審期間亦不得對外發表。
       5.本活動因故無法進行時,主辦單位有權決定取消、終止、修改或暫停本活動。
        6.若得獎者填寫之基本資料不實,則視同放棄得獎權。
       7.本活動之獎金或給與應扣繳稅款部分,均依各類所得扣繳率標準等規定辦
           理。
        8.活動辦法如有修訂,得另行公布。

附件下載

       1.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個人資料使用授權同意書

       2.第十二屆真誠關懷無國界徵文活動 報名資料表

連絡窗口

       04-23296889#211 張小姐




img

回上頁

改觀

王國春

  一年前,面臨職場轉換。原本從事業務工作,每天穿西裝打領帶,面對不同階級的客戶。搖身一變成為一個生產線基層,每天制服因工作而髒兮兮,還得面對不同國籍的外勞。「這是什麼鬼地方?」面前嗡嗡作響的機器伴隨著我內心的想法。一間在台公司,雇用的外籍員工卻比台籍員工多三倍,讓我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入錯行。

  公司這樣的營運策略難道不會產生許多問題嗎?在此我必須承認,剛加入公司的時候,其實我對外勞有諸多排斥。例如:用餐時間,他們總是喜歡圍著一圈打飯,飯瓢誰先搶到誰就贏,誰有禮貌誰就只有排隊的份,像我就是只有排隊的份,還有觀瞻的問題,之前跟一位外勞一起吃飯,外勞用餐完畢就用牙齒把免洗筷撕成一絲絲的拿來剔牙。還有某次下班走在路上的時候,發現前面兩位外勞相談甚歡,其中一位突然彎下腰拔起一根野草,開始剔牙。而最大的問題就是溝通,像我剛進公司時,常因與外勞溝通產生誤會而導致工作上的過失。另外外勞們總是喜歡稱呼我為:「呼!」、「耶!」、「噫!」、「嘿!」、「欸!」,不然就是敲擊身邊能發出刺耳聲響的物品來提醒我他正在叫我,這讓我覺得自己很不被尊重。這些「不堪」的畫面及聲音,從我的眼簾映入、耳朵鑽入,轉化成對外勞普遍都有不好的觀感。直到一位越南籍的外勞出現,讓我對所有外勞都改觀。

  朝夕相處一年多了,我還是不曉得這位越南籍的外勞叫什麼名字,我只知道他的員工編號叫「748」,編號稱呼外勞是我們公司的文化,因為外勞在台翻譯的名字真的不是很好記…舉例來說:狂哈…巴普…這些名字若不是什麼赫赫有名的偉人,還真的記不起來。我的工作需要使用一種利刃去分割物品,在公司俗稱割料刀。剛加入公司常因自己笨手笨腳與經驗不足把割料刀打斷,而748總是會「不計酬勞」的再幫我製作一把新的割料刀,為什麼提到不計酬勞,因為外勞製作這些刀子的行情價是新台幣100-200元。從一支新的輕鋸條(割料刀的原材料,外觀如一把鐵齒)演化成一把利刃,製作過程最快也要兩個鐘頭,若品質更好的自然不在話下。748總是主動當我的「義工」,因而讓彼此間有了工作以外的交集,像是話家常。工作的時候,我常與748聊天,在閒聊的過程中,我才明白原來這是他第二次申請來公司,而且即將屆滿了。一次契約為三年,也就是說748前後來台將近六年,而三年才回去一次,這讓我打從心底佩服他。因為他在越南是個有家庭妻小的人,如何承受得起三年不見面的痛苦。反觀現在台灣的年輕人可能一個禮拜沒跟自己的「阿娜答」見面,就會在那邊「如果還有明天」了,更何況是三年。

「三年都不能回去嗎?」我驚訝的問著。

「可以啊!每年過年的時候可以申請回去啊!但是機票的錢太貴了,所以我不敢回去。」748回答。

「那你都不會想你老婆,不會想你小孩?」我繼續追問。

「想!748語氣肯定,但透露出許多無奈。

機台發出的噪音如出一轍。而我開始反省自己是用什麼樣的眼光去看待外籍勞工。也許黑的徹底;也許白的透亮,但其實我們都一樣,差別在於國籍不同,很多人總是喜歡放大外勞的缺點,其實那些缺點,只是我們出於習慣、從小教育所不能苟同的事情,我們從來就沒有設身處地為外勞們想一想,國與國之間的文化差異究竟會替隻身來台奮鬥的外勞帶來多少距離。外勞們,其實一直在夾縫中求生存,也一直嘗試著適應台灣這個陌生的環境,所以才會有「呼!」、「耶!」、「噫!」、「嘿!」、「欸!」,這些稱呼我們的稱呼。因為他們的國語本來就不好,更別說談什麼禮儀。如果有一天一位外勞對你說:「您好,請問閣下怎麼稱呼?令尊今年貴庚?」那我反而想切腹自殺了。

  我們是不是應該抱持著寬待與包容之心,去接納每位來台打拼的外勞,而不是帶著有色的眼光去檢視外勞;是不是該花點心思去解讀外勞特有的台灣話,你會發現其實外勞的破國語並沒那麼難懂。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改觀

王國春

  一年前,面臨職場轉換。原本從事業務工作,每天穿西裝打領帶,面對不同階級的客戶。搖身一變成為一個生產線基層,每天制服因工作而髒兮兮,還得面對不同國籍的外勞。「這是什麼鬼地方?」面前嗡嗡作響的機器伴隨著我內心的想法。一間在台公司,雇用的外籍員工卻比台籍員工多三倍,讓我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入錯行。

  公司這樣的營運策略難道不會產生許多問題嗎?在此我必須承認,剛加入公司的時候,其實我對外勞有諸多排斥。例如:用餐時間,他們總是喜歡圍著一圈打飯,飯瓢誰先搶到誰就贏,誰有禮貌誰就只有排隊的份,像我就是只有排隊的份,還有觀瞻的問題,之前跟一位外勞一起吃飯,外勞用餐完畢就用牙齒把免洗筷撕成一絲絲的拿來剔牙。還有某次下班走在路上的時候,發現前面兩位外勞相談甚歡,其中一位突然彎下腰拔起一根野草,開始剔牙。而最大的問題就是溝通,像我剛進公司時,常因與外勞溝通產生誤會而導致工作上的過失。另外外勞們總是喜歡稱呼我為:「呼!」、「耶!」、「噫!」、「嘿!」、「欸!」,不然就是敲擊身邊能發出刺耳聲響的物品來提醒我他正在叫我,這讓我覺得自己很不被尊重。這些「不堪」的畫面及聲音,從我的眼簾映入、耳朵鑽入,轉化成對外勞普遍都有不好的觀感。直到一位越南籍的外勞出現,讓我對所有外勞都改觀。

  朝夕相處一年多了,我還是不曉得這位越南籍的外勞叫什麼名字,我只知道他的員工編號叫「748」,編號稱呼外勞是我們公司的文化,因為外勞在台翻譯的名字真的不是很好記…舉例來說:狂哈…巴普…這些名字若不是什麼赫赫有名的偉人,還真的記不起來。我的工作需要使用一種利刃去分割物品,在公司俗稱割料刀。剛加入公司常因自己笨手笨腳與經驗不足把割料刀打斷,而748總是會「不計酬勞」的再幫我製作一把新的割料刀,為什麼提到不計酬勞,因為外勞製作這些刀子的行情價是新台幣100-200元。從一支新的輕鋸條(割料刀的原材料,外觀如一把鐵齒)演化成一把利刃,製作過程最快也要兩個鐘頭,若品質更好的自然不在話下。748總是主動當我的「義工」,因而讓彼此間有了工作以外的交集,像是話家常。工作的時候,我常與748聊天,在閒聊的過程中,我才明白原來這是他第二次申請來公司,而且即將屆滿了。一次契約為三年,也就是說748前後來台將近六年,而三年才回去一次,這讓我打從心底佩服他。因為他在越南是個有家庭妻小的人,如何承受得起三年不見面的痛苦。反觀現在台灣的年輕人可能一個禮拜沒跟自己的「阿娜答」見面,就會在那邊「如果還有明天」了,更何況是三年。

「三年都不能回去嗎?」我驚訝的問著。

「可以啊!每年過年的時候可以申請回去啊!但是機票的錢太貴了,所以我不敢回去。」748回答。

「那你都不會想你老婆,不會想你小孩?」我繼續追問。

「想!748語氣肯定,但透露出許多無奈。

機台發出的噪音如出一轍。而我開始反省自己是用什麼樣的眼光去看待外籍勞工。也許黑的徹底;也許白的透亮,但其實我們都一樣,差別在於國籍不同,很多人總是喜歡放大外勞的缺點,其實那些缺點,只是我們出於習慣、從小教育所不能苟同的事情,我們從來就沒有設身處地為外勞們想一想,國與國之間的文化差異究竟會替隻身來台奮鬥的外勞帶來多少距離。外勞們,其實一直在夾縫中求生存,也一直嘗試著適應台灣這個陌生的環境,所以才會有「呼!」、「耶!」、「噫!」、「嘿!」、「欸!」,這些稱呼我們的稱呼。因為他們的國語本來就不好,更別說談什麼禮儀。如果有一天一位外勞對你說:「您好,請問閣下怎麼稱呼?令尊今年貴庚?」那我反而想切腹自殺了。

  我們是不是應該抱持著寬待與包容之心,去接納每位來台打拼的外勞,而不是帶著有色的眼光去檢視外勞;是不是該花點心思去解讀外勞特有的台灣話,你會發現其實外勞的破國語並沒那麼難懂。

 


回上頁



img
回上頁

改觀

王國春

  一年前,面臨職場轉換。原本從事業務工作,每天穿西裝打領帶,面對不同階級的客戶。搖身一變成為一個生產線基層,每天制服因工作而髒兮兮,還得面對不同國籍的外勞。「這是什麼鬼地方?」面前嗡嗡作響的機器伴隨著我內心的想法。一間在台公司,雇用的外籍員工卻比台籍員工多三倍,讓我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入錯行。

  公司這樣的營運策略難道不會產生許多問題嗎?在此我必須承認,剛加入公司的時候,其實我對外勞有諸多排斥。例如:用餐時間,他們總是喜歡圍著一圈打飯,飯瓢誰先搶到誰就贏,誰有禮貌誰就只有排隊的份,像我就是只有排隊的份,還有觀瞻的問題,之前跟一位外勞一起吃飯,外勞用餐完畢就用牙齒把免洗筷撕成一絲絲的拿來剔牙。還有某次下班走在路上的時候,發現前面兩位外勞相談甚歡,其中一位突然彎下腰拔起一根野草,開始剔牙。而最大的問題就是溝通,像我剛進公司時,常因與外勞溝通產生誤會而導致工作上的過失。另外外勞們總是喜歡稱呼我為:「呼!」、「耶!」、「噫!」、「嘿!」、「欸!」,不然就是敲擊身邊能發出刺耳聲響的物品來提醒我他正在叫我,這讓我覺得自己很不被尊重。這些「不堪」的畫面及聲音,從我的眼簾映入、耳朵鑽入,轉化成對外勞普遍都有不好的觀感。直到一位越南籍的外勞出現,讓我對所有外勞都改觀。

  朝夕相處一年多了,我還是不曉得這位越南籍的外勞叫什麼名字,我只知道他的員工編號叫「748」,編號稱呼外勞是我們公司的文化,因為外勞在台翻譯的名字真的不是很好記…舉例來說:狂哈…巴普…這些名字若不是什麼赫赫有名的偉人,還真的記不起來。我的工作需要使用一種利刃去分割物品,在公司俗稱割料刀。剛加入公司常因自己笨手笨腳與經驗不足把割料刀打斷,而748總是會「不計酬勞」的再幫我製作一把新的割料刀,為什麼提到不計酬勞,因為外勞製作這些刀子的行情價是新台幣100-200元。從一支新的輕鋸條(割料刀的原材料,外觀如一把鐵齒)演化成一把利刃,製作過程最快也要兩個鐘頭,若品質更好的自然不在話下。748總是主動當我的「義工」,因而讓彼此間有了工作以外的交集,像是話家常。工作的時候,我常與748聊天,在閒聊的過程中,我才明白原來這是他第二次申請來公司,而且即將屆滿了。一次契約為三年,也就是說748前後來台將近六年,而三年才回去一次,這讓我打從心底佩服他。因為他在越南是個有家庭妻小的人,如何承受得起三年不見面的痛苦。反觀現在台灣的年輕人可能一個禮拜沒跟自己的「阿娜答」見面,就會在那邊「如果還有明天」了,更何況是三年。

「三年都不能回去嗎?」我驚訝的問著。

「可以啊!每年過年的時候可以申請回去啊!但是機票的錢太貴了,所以我不敢回去。」748回答。

「那你都不會想你老婆,不會想你小孩?」我繼續追問。

「想!748語氣肯定,但透露出許多無奈。

機台發出的噪音如出一轍。而我開始反省自己是用什麼樣的眼光去看待外籍勞工。也許黑的徹底;也許白的透亮,但其實我們都一樣,差別在於國籍不同,很多人總是喜歡放大外勞的缺點,其實那些缺點,只是我們出於習慣、從小教育所不能苟同的事情,我們從來就沒有設身處地為外勞們想一想,國與國之間的文化差異究竟會替隻身來台奮鬥的外勞帶來多少距離。外勞們,其實一直在夾縫中求生存,也一直嘗試著適應台灣這個陌生的環境,所以才會有「呼!」、「耶!」、「噫!」、「嘿!」、「欸!」,這些稱呼我們的稱呼。因為他們的國語本來就不好,更別說談什麼禮儀。如果有一天一位外勞對你說:「您好,請問閣下怎麼稱呼?令尊今年貴庚?」那我反而想切腹自殺了。

  我們是不是應該抱持著寬待與包容之心,去接納每位來台打拼的外勞,而不是帶著有色的眼光去檢視外勞;是不是該花點心思去解讀外勞特有的台灣話,你會發現其實外勞的破國語並沒那麼難懂。

 


回上頁



img




明道大學中文系 社團法人台灣關愛發展協會 臺中市新移民女性家庭關懷協會







web tracker